就業分析  
殘疾大學生—就業的邊緣群體 

殘疾大學生———

一個被邊緣化的就業群體?

不少學校都有這樣一個特殊群體———殘疾大學生。經過四年的艱辛跋涉,他們即將告別校園走向社會,然而很多人對自己的出路感到很茫然。當初考上夢寐以求的大學,他們是自豪的。可迫在眉睫的就業問題,又像一塊石頭壓在他們的心頭。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在嚴峻的就業形勢以及社會偏見的雙重壓力之下,他們作為殘疾人中的佼佼者依然處于就業競爭的邊緣地帶。
“我很苦惱,但不想放棄”
凌琰,一個來自麗水遂昌的女孩,再過幾天就要從浙師大畢業了,可是她的工作還一直沒有著落。她所在的數理與信息學院學工辦的一名老師告訴記者,凌琰平時開朗樂觀,學習成績也不錯,拿過好幾次獎學金。但由于她的聽力有障礙,找工作比較困難。
今年初浙師大舉辦了一場春季招聘會,凌琰決定去現場試試,出發之前,她認真地準備了五份簡歷。
這是凌琰第一次參加招聘會,剛開始,沒有這方面經驗的她有點怯場,不知道該把簡歷往哪里投。熱心的同學陪她一起找,在密密麻麻的招聘信息當中,發現一家單位正好要招她們專業的畢業生。凌琰趕緊擠上前去,在同學的幫忙下,了解他們對職位的要求,并成功投出了第一份簡歷。但很多單位在得知她有聽力殘疾后,當場便婉拒了她。“這次招聘會上,有兩家單位的招聘人員留了我的簡歷,后來都沒有音訊了。”凌琰難掩失落的情緒。
對于女兒的一切,凌琰的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。她父親告訴記者,當初選擇報考信息與計算科學專業,一方面是女兒自己的興趣所在;另一方面,也是為了畢業后能找一份對人際交流要求不多的工作。為了女兒的工作,父親早就開始四處奔波,但還是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崗位。
就現在的情況看,四年大學、一紙文憑,似乎并沒有讓凌琰的求職之路變得更容易。不過她說自己上了大學以后收獲良多,比如知識,比如朋友,更重要的還是在世界觀、人生觀上成熟了很多,對事物有了更積極的想法。就像現在找工作雖然屢屢碰釘子,但她并不想放棄。在通過QQ與記者的交談中,凌琰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,“我對工資待遇沒有太多要求”,她想得到的只是一個機會。
社會崗位需要人道疏通
在一般人的心目中,殘疾人就業就是擺個地攤、理理發、修修車、賣賣報紙,再不然就是從事一些相對輕松的簡單體力勞動。但對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殘疾大學生來說,通過幾年的學習,他們已經具有一定的專業素質和知識技能,完全可以勝任與他們專業水平一致的相關工作。
20世紀初,美國著名汽車制造商福特曾經做過這樣的計算:T型車生產線總共需要8000多道工序,其中670道工序可以由沒有腿的人來完成,2637道由一條腿的人、2道由沒有手的人、715道由一只手的人、10道由失明的人來承擔。
“并非所有的工作都必須由健全人才能完成”,凌琰在遂昌縣政府信息中心的實習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。據了解,她當時的工作是做信息編輯,部分工作可以獨立操作,不需跟外界頻繁打交道。實習結束后,凌琰得到了單位的肯定,并在實習成績評定中獲得了“優秀”。
有關專家認為,應該把我們社會的崗位進行科學、有效甚至人道地疏通,從而擺脫殘疾人只能從事低級工作或者純體力勞動的就業框框。
給殘疾大學生多一些機會
市殘聯教育就業部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近幾年來,我市每年都有20來名殘疾人考上大學。他們能夠走到這一步,付出的努力要比別人多得多。可是和普通大學生相比,他們想要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卻要難得多。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,就在于不少用人單位對殘疾人的就業歧視。
事實上,對于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殘疾大學生來說,很多普通大學生能夠勝任的工作,他們同樣可以勝任。并且,殘疾大學生飽經磨煉,往往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,工作中比一般人更多些努力。用人單位如果在招聘中對殘疾大學生一視同仁,也能從中挖掘很多優秀的人才。
從學校方面來說,應該有針對性地培養殘疾大學生,使之與社會需求相接軌。市殘聯教育就業部有關負責人表示,綜觀現在的殘疾人就業情況,應聘到技術性崗位的還不是很多。而目前社會對計算機、維修、制圖等技術人才的需求都比較大。在新專業的設置方面,學校也可以做一些有益的嘗試。此外,通過定向、定崗、崗前和在職培訓等方式,不斷加強對殘疾大學生的職業技能培訓,也能有效提高他們的就業能力和轉崗就業能力。
當然,殘疾大學生本身也要樹立正確的擇業觀,擺正自己的位置。不是非要到政府部門、事業單位才算是就業,也可以到民營企業、私營企業甚至是自主創業,這樣才能真正得到平等的就業機會。
來源:百大英才網
關閉】 【 】 【打印
關于我們 | 媒體支持 | 服務社區 | 聯系我們 | 投訴建議 | 廣告服務 | 合作站點
CopyRight © 2003-2005 zhongpeng.Inc All Right Reserved.
版權所有:就業114 
客服熱線:+86-531-82862131 傳真:+86-531-82862356
浙江20选5中3个